夏之北海道 – DAY 4 – 函館 – 單一菜單餐廳もみの木‧元町散策

由函館朝市回來,逸逸已經無乜電,諗住係酒店瞓一覺再出動。逸逸快要睡著的時候,門鈴響起來,原來是房務部職員查詢執房的安排,我們要求晚點再來,但原來一定要在1:00PM前,職員再來的時候我們表示不用執房只換毛巾同埋倒垃圾就好了,但也造成不少聲浪,後來又按門鈴表示好似俾少一條毛巾我地所以返轉頭,結果擾擾攘攘之下逸逸睡意全消,房又無執到,一事無成,唯有出發今日下午的行程。

我們下午的節目是去元町一帶逛逛,今次想試下搭函館的電車,所以搭電車5號線前往末廣町站開始今天的散策。

今次主要的目標是元町公園、教會群及坂道風光。不過散步之前首先要找個地方吃午飯,末廣町站兩旁餐廳不多,其中見到一家麵店看起來坐得不太舒服,看資料有說沿著八幡坂上到最頂的街道有幾家餐廳,於是決定先過去看看。

這就是有名的八幡坂,聽說因爲景觀優美,很多電影電視劇也會來這兒取景。日文的「坂」,其實就是斜坡道的意思,在函館山腳下,就有19條坂道直達港口。

向上望是函館山

回頭望就是海,加上兩旁充滿異國風情的建築物,這就是函館坂道的迷人之處。

行左兩個BLOCK,望去右手邊那清靜的街道,一家看起來像私人住宅的粉紅色小屋寫有DINING一字,原來是一家餐廳,不如就在這兒吃午餐吧!

這家餐廳名為もみの木,裝修設計風格我會形容為歐洲式鄉村風。

入到去我就聯想起金田一係短篇集第四集有一個叫「殺人餐廳」的短篇故事,講有個男人殺左女店主之後因爲突然有客人闖入,唯有充當店主人,因為一個大男人經營一家美國鄉村風的餐廳已夠格格不入,加上不合常理的舉動,最終被金田一識破。

其實我想說,這是一家一看就知道由女性開設的餐廳。

更有趣的是這店只有一款套餐,一星期轉一次款,感覺好型。𣎴過諗深一層,OMASAKE其實都係差不多,只係唔會係門口寫埋俾你睇有咩食。

一星期轉一次的套餐果然每一樣食物的精心炮製,樣樣都好味。主菜是漢堡扒意粉及白汁焗海鮮,另配雜菜沙律、薯仔通粉沙律和菠菜煮豆卜,仲有海帶清湯、白飯、焦糖奶凍和飲品,超級豐富。

逸逸係餐廳跟爸爸學扮雀雀飛,亦係依度第一次玩在大脾上一隻手前後磨擦,另一隻手就上下捶擊,逸逸都好快上手,啱晒搭長途車或者在餐廳等食物的時候用來消磨時間。

食過午餐,我們就走上八幡坂的最高處,這兒任何時間都有大量遊人在路中間拍照,安全至上的我們影左好多次先影到依張後面比較少人的照片。

我們首先轉去元町公園,順便拍拍充滿異國風情的舊函館區公會堂,點知完來正在進行大維修,整座建築物都被遮蓋,直至2021年4月,幸好現為觀光案內所的舊北海道廳函館支廳廳舍也是漂亮的建築物,由元町公園望落函館灣的風景很美,最重要的是逸逸可以在公園盡情跑。

隨處一望都是好美的風景

雖然才剛剛吃過午餐,我們又被這個蜜瓜包夾雪糕吸引住,恆仔鍾情蜜瓜包,逸逸無雪糕不歡,根本就完全配合兩父女的喜好。

蜜瓜包夾說糕即叫即做,店員先將烘得好脆的蜜瓜包切半,夾住雲呢嗱雪糕,再加多兩條脆脆厚多士,真係好好食。而且原本依間舖頭大有來頭,名為「世界第二好味新鮮出爐的蜜瓜包雪糕」,曾經引起過不少話呢!

食完蜜瓜包夾雪糕,我們開始參觀元町的教會群。

我們首先參觀函館東正教教堂。繼二十年前的以色列之旅有機會參觀東正教的教堂,之後其實都無乜機會可以接觸,所以我都把握機會參觀一下。教堂免費入場,但寫有建議參觀者的捐獻金額,我們也有配合。

我一直對東正教沒有好了解,今次參觀了東正教教堂才特地SEARCH一下資料,發現其實跟天主教會基督教派差不多,也是因爲後人對教義的演譯有所不同而分裂出來的教會。

而在參觀細節上如何去辨認這是一所東正教堂,最明顯的分別就是東正教的十字架。不同於西方教會常用的拉丁十字,東正教會十字多出了上下各一道較短的橫槓。最上頭的橫槓代表耶穌釘十字架時加在其上的罪狀牌,最底下的則代表踏腳用的橫木。在俄羅斯正教會的傳統中踏腳木會被畫成左高右低,這代表着耶穌被釘十字架時左右兩邊同被釘十字架的盜賊兩者的優劣。

逸逸入到聖堂不斷嚷著要走,早兩天在家看《冰雪奇緣》看到有一幕在教堂,逸逸就話我地上次都黎過呢到呀,跟住問佢幾時呀?佢話我地係富良野時,我入到話要走嘛,我同媽媽講話要走嘛。今次北海道之旅,逸逸淨係記得富良野一個地名,她說的就是函館的東正教教堂,奇怪是明明我們每星期都返贖世主堂她都沒有抗拒⋯⋯

下一站是搵唔到入口的基督徒教聖公會聖約翰教堂,建築風格是最型格的設計。

最後一站是元町天主堂,我們來到的時候大約4:25PM,原來參觀時間至4:00PM,未能入內參觀很可惜呢!

我地唯有行番落山腳,元町地區真係無論邊條坂道,風景都係咁靚。

Comments

comments

2 則迴響於《夏之北海道 – DAY 4 – 函館 – 單一菜單餐廳もみの木‧元町散策

  1. 原來「坂道」係斜坡既意思,我睇有套漫畫,主角叫做小野田坂道,佢係跑斜坡高手﹗佢個對手叫做真波山岳,兩個都係爬山名,表現到作者既清楚說明﹗
    逸逸抗拒係咪因為東正教堂入面既氣氛唔一樣呢?去以色列時既東正教堂,好多裝飾,好多燈?香爐?係天花吊落嚟,感覺同天主教堂好唔同~

    • 你都睇好多漫畫,我最近睇左一套關於問題搶答遊戲的漫畫都好好睇,哈哈~
      我估逸逸抗拒的原因是因為入面整體色調比較暗,感覺黑黑沉沉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