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北海道 – DAY 7 – FLOWER LAND與紫色兔兔重遇

其實這是一個加插的行程。

話說妹妹三年前來過富良野旅行,買了一隻紫色的兔仔給當時快要出世的逸逸做禮物,最近幾個月,紫色兔兔突然成為逸逸的新寵,去到邊都要帶住,感情非常要好,六月初的時候還帶埋紫色兔兔去世界夢號玩,點知回家時逸逸瞓左覺,我同恆仔漏低了紫色兔兔在的士,逸逸對此耿耿於懷,偶然還會突然說:「我好掛住紫色兔兔」。

其實我們已在小樽買了一個新朋友仔白色熊熊俾逸逸,不過始終係我整唔見逸逸的紫色兔兔,所以都有諗過趁住今次來富良野,看看會不會買到一模一樣的紫色兔兔。係日之出公園飲咖啡的時候,上網SEARCH下妹妹的BLOG究竟在什麼地方買紫色兔兔,發現原來是在上富良野的FLOWER LAND,CHECK一下GPS竟然只是和日之出公園距離10分鐘的車程,而且FLOWER LAND還要是免費入場,一於去FLOWER  LAND走一趟。

FLOWER LAND位於JR上富良野站的另一邊,即表示我們過去要經過鐵路平交道。今次旅程多次經過鐵路平交道,不過這次是唯一一次真的有火車快要經過而落下了閘桿。

停車等了很久火車才經過,終於經歷了電影和漫畫中常見的場面。

好快就來到了FLOWER LAND

我們第一件事就先去賣場,發現了逸逸心愛的紫色兔兔,立即放下了心頭大石。逸逸見到了紫色兔兔超級開心,立即變了心心眼。

買完紫色兔兔就出去賞下花。

色彩繽紛的加州罌粟(CALIFORNIA POPPY),好美,好像卡通片的畫面。

逸逸都扮花

呀~~

未成氣候的薰衣草

我叫逸逸同稻草人影相,佢好開心咁行埋去同佢影相。

後來先發現原來我地剛才影左稻草人的背面,於是叫逸逸一齊再影前面,點知佢唔肯入鏡,但係自始一見到依類稻草人就話:「我要影前面,唔影佢後面。」

最似心目中的北海道七彩花田,由不同顏色的金魚草組合而成。

因為眼瞓所以瘋狂的逸逸

恆仔令逸逸更加瘋狂

睇相都見到我們來FLOWER LAND的時候遊人很少,所以讓我們很容易就留意到一家沒有公德心的香港人,明明人家竪立晒告示叫遊人不要走進花田入面,還是要走進去拍照,唉⋯⋯

逸逸一上車就攬住久別重逢的紫色兔兔

沒多久就累得自己坐在CAR SEAT上面睡著了,對於平日不喜歡坐CAR SEAT我逸逸竟然坐在在上面睡著了,實在令我們十分驚訝呢!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