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救考試

今天就是急救考試的日子了。

雖然中間有約兩星期的時間作準備,但我和恆仔至昨天晚上十時多才開複習VCD看了一次,原本打算看完VCD後練習一下包紮的,但當看VCD看到一半,就已累得睜不開雙眼了,所以沒有再練習包紮就睡著了。

考試分三部份,我們二人應該也考得不錯。

筆試:因為有溫習,所以應該都不太差吧﹗

包紮:我的題目是前臂出血及盤骨骨折,而恆仔的題目是上臂出血及足踝扭傷,都是很直接的題目,而且我們做得很快,乾脆利落,當然沒有問題喇﹗

心肺復甦法:我的題目是替嬰兒做CPR,而恆仔則做成人CPR,跟第一次考試是一樣,我們一抽完題目即立刻相視而笑呢﹗這個部份應該都OK喇﹗

所以,如果只是記錄我們考試當然沒有什麼好看。

今次考試,我們又遇到奇怪的考生了。不過這個人不是上次上堂時所提及的那一位。

  1. 考官派卷前叫考生暫時不要翻閱試卷,那位考生一收到試卷就二話不說的打開。
  2. 雖然考試未開始,但當時已派發了試卷,那位考生竟然還講電話。
  3. 整個考試時間一直拿著手提電話沒有放進袋內。
  4. 考試時竟然朗讀試題及答案,但答案是錯的。
  5. 當考試還有一分鐘就完結的時候,竟然舉手問考官可否上洗手間。
  6. 考包紮時全不懂用橫闊帶去固定上肢骨折的傷者。首先,他不但用了窄帶,而且在受傷那邊打結,還將整個傷者像裹蒸糉一樣包著兩隻手的手臂。唉…

其實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奇怪的人。例如考包紥時,考官問一個小腿骨紮的傷者為什麼不用躺下,其實這是考官好心的提醒,怎料那考生竟然堅持要傷者坐著。又有一位考生在做成人CPR時,吹了第一口氣之後發現自己的唇膏色印了到傷者的面上,竟然停止急救,幫傷者抹面。

真的奇人奇事多,大開眼界。

你真的學過急救嗎?

今天,我跟恆仔一起去上聖約翰的急救重溫課程,由於聖約翰救傷會發出的急救証書有效期為三年,急救員需要每三年參加覆試一次,而今次我們上的這個課程就是專為要參加覆試的急救員溫習的。

覆試跟初試一樣都是分三部份,分別為筆試、包紮及心肺復甦法。而重溫課程亦就著這三個範疇,於早上覆習筆試及心肺復甦法,而下午就主力練習包紮。

在上課過程中發生的事,真的令我有點不明白為什麼當年這些同學能夠合格。

  1. 老師給我們一份模擬試題試答,並千叮萬囑這是四選一的多項選擇題,千萬不要填E為答案。五分鐘後,就被老師發現有同學在其中一些題目中寫E為正確答案。
  2. 在練習心肺復甦法時,老師從新示範一次整個程序。示範完成人之後就到嬰兒。這時,竟然有位同學舉手問老師為什麼替嬰兒吹氣時不用像成人一樣捏著鼻。嬰兒體型較小,吹氣時必須用口密封嬰兒的口和鼻,對於一個學過急救的人來說,這是實在是一個很基本很基本的認識﹗就算忘記了,老師一示範記憶應該也回來了吧﹗
  3. 在練習包紮時,老師已經很清晰的幫大家分類,方便大家記住什麼傷勢用什麼包紮方法。竟然去到最後,仍有同學不斷地說分不清。我想說的是,你不是第一次學急救,這次課程只是讓你重溫罷了﹗

亦因為他們的表現,拖慢了上課的進度。我真的想問一句:「你們真的學過急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