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點符號的運用

自從逸逸開始跟我們一起吃早餐之後,我們一家成為了羅麥記的常客,雖然價錢比較貴,而且配凍飲不合埋的要加$6,但因為坐得比較舒服,通粉也相對比較美味,要知道濃味的食物間間餐廳也差不多,但淡味食物要好味才能吃得比較開心,所以恆仔也願意在這兒將他最愛的凍檸茶改為飲熱檸茶。

早在一月中的時候已發現多士由一塊變左半塊,公仔麵亦換左第二款沒有那麼好吃的,到二月初的一個星期六早上再去吃早餐的時候,驚覺門口換左餐牌,我和逸逸食開的腸仔通粉餐和恆仔食開的沙爹牛麵餐價錢無變,唯一的分別是變成配凍熱飲都要加$6,立即生氣得掉頭走,以及在WHATSAPP GROUP跟家人分享這個資訊。

原來我們掉頭走之際,爸爸媽媽碰巧正在羅麥記內吃早餐,經我們提及他們也有留意到餐牌的事,但神奇的是他們付款的時候卻沒有就他們的熱飲加錢。

於是我決定俾多次機會羅麥記,去確認一下早餐的價錢。餐牌明明寫著”以上配熱飲、凍飲加$6″,我的理解絕對無錯,但埋單結帳又確實沒有就熱飲加錢,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唔知邊個係打稿的時候將中間的逗號變左頓號,頓時成個意思唔同晒。

所以,讀書時學習標點符號的運用真的是非常重要的。

誡命

羅敬業神父在一次講道入面舉了一個現實生活的例子:

為什麼我們過馬路看到綠色公仔的時候可以安心的過馬路?

因為我們深信駕車的司機會遵守交通規則,看到紅色的交通燈會停車,所以看到綠色的行人迅號燈就可以安心的過馬路。假如駕車的司機的心態是:反正現在沒人過馬路,我衝紅燈也沒問題的吧。你看到綠色公仔的時候還能夠安心過馬路嗎?這解釋到為什麼明明我們做的事沒有影響到其他人,我們仍要遵守法例。

每次當我在早上繁忙時間在屯門公路看到有私家車駛入巴士專線,或有車輛明明是雙白線仍堅持過線的時候,我就會想起羅神父的說話。

被歧視的BB車

自從逸逸出世之後,出街食飯都多左好多顧慮,例如地方會唔會太污糟、太嘈或者太迫,BB車會唔會入唔到,又或者過左最繁忙的時間,總之都會考量一番才會決定光顧的餐廳。

在一個平日的中午大約1:30pm的時,我們去了兆康苑的商場食飯。

我們先去了平日最喜歡光顧也是最好吃的那一家茶餐廳,望入餐廳人頭湧湧,所以也直接向第二目標走去。去到第二間茶餐廳,人客也多但沒有之前那一家誇張,而且我們見到餐廳入面有張圓枱有位,因為平日去富泰的茶餐廳也是坐圓枱,BB車推入去少少枱底所佔位置跟我們成人坐一個位差不多,正要入去之際,有個伙記竟然話現在是繁忙時間,叫我們一係收起車仔,一係不要光顧,令我真的超級生氣﹗最後,我們光顧了同一商場的第三間茶餐廳。

可能因為平日食開富泰的茶餐廳很多BB車客,而良景那家多人到爆的茶餐廳都很樂意為BB車客安排座位,所以無諗過屋村茶餐廳會唔歡迎BB車。

我明白餐廳不喜歡招呼BB車客,因為阻礙空間又沒有消費,但這種咁直接又咁odd的回應真係有d難受,你可以跟我說現在人客很多怕會撞到BB,又或者擔心出菜頻繁BB會有危險,我會感受到你的意思的,這樣無禮的回應令我以後都唔會再幫襯囉~

 

育嬰室的重要性

在未有孩子的時候,因為工作的關係,已經對育嬰室有一定的熟悉,甚至在設計階段可以提意見,但原來當自己成為一個用家之後,以前以為自己已經很貼心的想法,跟媽媽BB的實際需要,還是有一段頗遠的距離。

以前會覺得屋苑商場顧客沒有需要育嬰室,回家換片好過喇!到逸逸有一次爆屎片,就好慶幸自己身處一個有育嬰室的屋苑商場,而非平常較常去的領展商場。

作為Neighbourhood Mall,一般平日換尿片都等得切番屋企,但咁混亂的情況要大街大巷解決是非常困難,也非常影響其他人,有育嬰室的商場,或者最起碼廁所入面有換片枱,其實是嬰兒的生理需要,法例上要求各類型建築物提供洗手間,在同樣的情況下,也應提供換片設施。

至於餵奶方面,以前也知道需要用育嬰室餵母乳或泵奶,但不知道原來往往也需時二三十分鐘,而且餵奶泵奶與換片所需的時間很不同,如果等換片的遇上入面正在餵奶的就要等很久,最Efficient的做法是將兩者分開,或者最起碼有布簾隔開。

下次如果再有機會為育嬰室的設計提意見,相信會更加有建設性。

誰是有需要人士?

現在的我懷孕37週,支撐住腹大便便的身軀在交通工具上能夠有個座位實在感恩,孕婦亦確實是關愛座所列的有需要人士,建議其他乘客讓座。

但當我看見一個站也快要站不穩的老人家而又沒人給他讓座的話,我一定會義無反顧的讓座給他,因為他比我更有需要,這就是程度的分別。

今天去屯門醫院做產前檢查,排隊乘搭升降機期間,看到一個男人向職員抱怨排隊乘升降機的人太多,問問有沒有特別隊伍之類的問題。職員回答:「看看隊伍入面也有大量孕婦在排隊,如果你真的有需要就借張輪椅給你。」,結果男人就走回隊尾。

我不知道男人陪同的人是什麼原因不能夠久站,但醫院就是特別多有需要人士聚集的地方,在比較之下,自己的所謂有需要確實變得微不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