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交朋友

最近看過一篇有關育兒的文章,筆者講到自己小時候交到好朋友,媽媽卻因為那孩子不是乖巧聽話的類型要她跟朋友疏遠,今天成為她成長中的一條刺,亦很後悔當年沒有勇敢的守護好朋友,反思自己對孩子交友的態度。

小孩子的友情很單純也很脆弱,學校認識的朋友還好,熟落後雙方的父母有機會因而認識,在學校以外的地方可以繼續友誼。又或者因為爸爸媽媽的關係,跟爸爸媽媽朋友的孩子總會定時定候聚在一起,成為沒有很投緣的「朋友」。

逸逸是一個很容易認識新朋友的人,落公園玩第一次見都可以玩到依依不捨,不過始終一齊玩既時間短,轉頭就忘記得一乾二淨。最近我們一家三口去露營,在營地入面共有8個年紀相近的孩子,逸逸跟一個女孩子特別投緣,又說想跟對方做好朋友,玩玩下逸逸流鼻血她會停下來陪逸逸,可惜她們的父母是互不相識的陌生人,離別的時候只能無奈說應該唔會再見了。

明明其他小朋友在瘋狂跳彈床,這兩個小女孩卻靜靜的邊談話邊盪鞦韆,這就是一個4歲半小女孩和一個5歲半小女孩的離愁。

彼德與影子的奇幻之旅

本來上次睇《蛐蛐》的時候已經買了票看今年3月公演的《神勇第2夜》,結果因為疫情關係取消。直至疫情稍為轉好,普劇場就為我們帶來第二屆心之河土壤「新苗兒童劇編劇」栽培計劃最優秀作品公演,是編劇黎曜銘先生的作品《彼德與影子的奇幻之旅》。

故事簡介:

木偶彼德只有一個朋友,就是自己的影子阿笨,但是他們竟然吵架了!
彼德想去北邊,想到馬戲團當空中飛人。
阿笨想去南邊,想到圖書館讓自己變得更加聰明。
於是他們決定各走各路,尋找各自的新生活。
最後,彼德與他的影子真的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生活嗎?
我們一起乘搭夢想火車,經歷奇幻之旅
跟以往普劇場的演出相比,今次劇本的完整度係差少少,觀眾比較容易理解影子無左木偶的處境,但開頭應該描繪多少少點解木偶無左影子會俾人呃;另外用打油詩的方式講故事,最好多少少押韻聽落會比較舒服。
不過內容比以往簡單易明,小朋友觀眾睇得非常投入,是個值得欣賞的演出。
最近逸逸正好在學校學習影子的相關主題,問我點解影子會變左一個人?真係好難解釋;彼德想去北邊,阿笨想去南邊,逸逸話好想知東邊同西邊又有咩睇?結果唯有亂咁講。小朋友年紀越大識既野越多問既既野就越複雜,大人真係要好好思考一下點樣回答越嚟越多充滿挑戰性的問題。
好鍾意去睇兒童劇,因為睇到小朋友的反應真係好可愛,聽到小朋友的笑聲真係好治癒。

蛐蛐

還是第一次看中國古代為題材的話劇,還要是兒童劇。劇名叫做《蛐蛐》,其實睇完個名都唔知講咩,如果唔係因為之前睇過兩次普劇場的演出,單看劇名未必會吸引到我買票。

故事簡介:
明朝宣德年間,皇宮裡盛行鬥蟋蟀。旭仔因一次意外變成蟋蟀,但因禍得福,認識了很多有趣的新朋友,自己也得了一個新名字——蛐蛐。
為化解危機,牠先拜師學藝,後跟宮廷其他昆蟲比拼,牠能否戰勝更強大的敵人嗎?
最終,蛐蛐能否改寫自己的命運重投父母的懷抱裡? 繼續閱讀

五餅二魚的反思

今個主日的福音是耳熟能詳的五餅二魚神蹟,聽了甘寶維神父的主日講道好想寫低佢。

不要小看自己少少的付出,當中所帶來的化學作用卻可以很強大,可以改變生命,甚至改變世界。小男孩那微不足道的五個餅兩條魚,卻足以餵飽在場的5千男人(另加婦女和小孩),只因小男孩先付出,鼓勵到其他人也願意分享自己的食物。當年甘神父去非洲傳教,引發很多教友對非洲兒童的捐助,教區原本只是派出一位傳教士,卻因而幫助了很多非洲人獲得接受教育的機會,這也是當中的化學作用。 繼續閱讀

小豬‧小鴨‧小紅帽

疫情稍為緩和之際,我們又去看普劇團的兒童劇了。

上次參加過普劇團的POP POP PARTY,逸逸很投入參與,本來已買票欣賞聖誕上演的劇目《Poppy聖誕歷險記》,怎料卻因疫情關係而被迫停演退票,不過既然退票咁方便,所以一知道有今次《小豬‧小鴨‧小紅帽》的演出,第一時間又買票支持了。

這是一個有關三隻小豬、醜小鴨和小紅帽的改編故事。

跟上次POP POP PARTY不一樣,今次是正規的舞台演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