蛐蛐

還是第一次看中國古代為題材的話劇,還要是兒童劇。劇名叫做《蛐蛐》,其實睇完個名都唔知講咩,如果唔係因為之前睇過兩次普劇場的演出,單看劇名未必會吸引到我買票。

故事簡介:
明朝宣德年間,皇宮裡盛行鬥蟋蟀。旭仔因一次意外變成蟋蟀,但因禍得福,認識了很多有趣的新朋友,自己也得了一個新名字——蛐蛐。
為化解危機,牠先拜師學藝,後跟宮廷其他昆蟲比拼,牠能否戰勝更強大的敵人嗎?
最終,蛐蛐能否改寫自己的命運重投父母的懷抱裡? 繼續閱讀

五餅二魚的反思

今個主日的福音是耳熟能詳的五餅二魚神蹟,聽了甘寶維神父的主日講道好想寫低佢。

不要小看自己少少的付出,當中所帶來的化學作用卻可以很強大,可以改變生命,甚至改變世界。小男孩那微不足道的五個餅兩條魚,卻足以餵飽在場的5千男人(另加婦女和小孩),只因小男孩先付出,鼓勵到其他人也願意分享自己的食物。當年甘神父去非洲傳教,引發很多教友對非洲兒童的捐助,教區原本只是派出一位傳教士,卻因而幫助了很多非洲人獲得接受教育的機會,這也是當中的化學作用。 繼續閱讀

小豬‧小鴨‧小紅帽

疫情稍為緩和之際,我們又去看普劇團的兒童劇了。

上次參加過普劇團的POP POP PARTY,逸逸很投入參與,本來已買票欣賞聖誕上演的劇目《Poppy聖誕歷險記》,怎料卻因疫情關係而被迫停演退票,不過既然退票咁方便,所以一知道有今次《小豬‧小鴨‧小紅帽》的演出,第一時間又買票支持了。

這是一個有關三隻小豬、醜小鴨和小紅帽的改編故事。

跟上次POP POP PARTY不一樣,今次是正規的舞台演出。 繼續閱讀

THE CROWN

最近在Nexfix追看電視劇THE CROWN,內容主要講述現任英女王伊利莎伯二世的故事。作為生於香港的八十後,對英女王也有一份特殊的感情,至少讀書時英女王壽辰有假放,所以對於這套電視劇也看得津津有味。

如果不是溫莎公爵不愛江山愛美人,退位予他的弟弟喬治六世,今天也未必會是伊利莎伯二世當女王。九年前曾經看過電影《溫莎公爵的情人》,當時也是說溫莎公爵為了愛情而選擇放棄權力王位;今天看THE CROWN,卻說他懦弱,是受不住壓力的逃兵。

劇集入面,當喬治六世駕崩,伊利莎伯二世繼位,她曾問溫莎公爵是否應為自己的退位而道歉。溫莎公爵回答他當年已曾向其父母道歉,伊利沙伯二世追問:「那我呢?你是否也應該向我道歉?」她表示自己也希望可以當一個平凡的人,一個平凡的妻子,一個平凡的母親,但因為溫莎公爵的退位,她必須成為女王,一舉一動受人注視及受禮節管制。最後溫沙公爵向伊利莎伯二世道歉。

伊利莎伯二世的丈夫菲臘作為皇夫,他在沒有選擇之下放棄了事業(必須留在倫敦)、放棄了名字(必須跟從皇室的姓氏)、放棄了屋企(必須搬入白金漢宮),甚至連學駕飛機也要國會內閣討論及批准,沒有一丁點自由。而伊利莎伯二世希望可以作為一個平凡的妻子,但作為女皇卻什麼也為丈夫爭取不到⋯⋯還有林林總總的大事小事,究竟是妻子還是女皇?實際上兩者皆是,因而造成不少普通人不用面對的茅盾。

難怪哈利王子娶了一個熱愛自由的美國女子之後要退出皇室了。

NA CAN的回憶

NA CAN今個月尾結業的消息鬧得熱血沸騰,新亞校友會還搞了一個「NA Can最後一夜:新亞餐廳歡送晚會」,仲要唔駛半日180個名額已經滿咗。

其實我根本沒有想過,今天NA CAN的OPERATOR仍然係我讀YEAR 1時的OPERATOR,今天的餐廳經理仍然係我讀YEAR 1時的鄧經理。

對上一次返NA CAN食嘢已經是2006年,當時因為剛巧係附近工作所以上咗去食午餐,仲記得因為無我當年最鍾意的燒雞髀飯而食咗雙餸飯,仲覺得食物真係幾好食,點解讀書時唔覺得好食嘅?個時可能都仲未係畢咗業好耐,加上住咗三年HALL,NA CAN入面有個姐姐都仲認得我。

其實飯堂對於住HALL嘅人黎講,就係唔會在乎有乜嘢食同埋好唔好食,去食係因為懶得自己煮,咁懶當然行多步都懶,NA人梗係食NA CAN,所以唔難食就可以了。

講到NA CAN,當然不得不提O’CAMP就已經有組爸組媽爭相介紹的粟米斑塊反轉再反轉,示範表演係指定節目,還有那螢光汁咕嚕肉⋯⋯不過聽說那廚師已離任多時了,不過在任時正好就是我的大學時代。

另外還要學唱NA CAN之歌(調寄新亞校歌):

多多油 少少餸 新亞飯 夠晒硬 等出餸 兩個鐘  人人媽媽聲  鄧經理不會聽  真慘  真慘  這是我新亞餐廳

明明當年身邊的新亞同學嗰嗰都話唔想食NA CAN,但又繼續日日去食,畢咗業仲話要返去搵鄧經理寫圍菜做Gathering,NA CAN的回憶可能就係食開有感情的那一份人情味吧!

有關NA CAN結業的報導